十三

人生还是很美好的,好就好在可以选择不看球。

© 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佩亚】死亡是橘子汽水味的

极限写文,极限写文(咕咕,咕咕咕.jpg)我爹生日快乐,新的一岁更像羊驼(???)

设定来自 @BARK 太太的all night long

写得极差,溜了溜了!!

“不过……你有十八岁吗?”范佩西挑起了一根眉毛,靠在墙边侧头望着年轻的西班牙人。后者因为这突兀的疑问皱了皱眉,旋即松开,“实际上我快满二十三岁了,即将。”德赫亚顿了顿,“我想……两个星期后?”

荷兰人吹了声不明所以的口哨,眼神越过他望着不知道从哪来的光点,“这很好,”他说,“我还以为这地方已经丧心病狂到用童工的地步了。”

德赫亚撞开紧锁着的门,绷紧的身子像捕猎的猫科动物一般散发着警告的气息。西班牙人将枪口对准空旷的室内,...

是桑大腿和马塔叔叔,第二张就是觉得滤镜挺好看的xx

这张荷鸭真是我一切想象的总和了。

怎么说呢,就是好可爱噢

还是狼崽鸭

耳朵又双叒叕歪了

摸个狼崽鸭

有种不行叫作你鸭爸爸觉得你不行

梦回蒋周了←

想搞猴草想搞佩亚想搞佩草甚至想搞如鱼得水,简写一下就是想搞巴克太太

噢……还有写了一半的皮水。

【佩亚】那是猎户星座吗?

翻翻软件发现还写过这个,放出来以激励自己……咕咕咕

范佩西x德赫亚注意。

【1】

“Like he always is,my man.”

【2】

他对于范佩西来说似乎只是个小男孩,即便脸上沾染了些胡子,也洗脱不去稚气的影子。金褐色的绻发大部分都梳到左侧去,集中在中间的被揉成一团,垂到了额前,像是一只极乖的小动物。以下一场不进球发誓,范佩西不认识他。

可此刻他隔着一层屏幕,阳光从玻璃面板里透进来,草皮洋洋洒洒地向远方铺张。这是他熟悉的训练场。范佩西在玻璃面板的另一边,观望着那头有些嘈杂的环境。鲁尼站在球门前,射门,进了,没被扑出。

可球门前的人依旧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却是与球的线路完...

佩草/All Night Long 02(全)

太可爱了

BARK:

可能触及的雷点:


Robin Van Persie x Aaron Ramsey


bug 私设 ooc


▲:请勿上升真人


本轮英超真实考验心态……我手感飞起,退堂鼓打起来←


今天是中秋节,祝大家中秋节暴富


——————————————


All Night Long


02(全)


他还是在漫长休假期的末尾遇到了他。


这里远离曼彻斯特,与伦敦中心也相距甚远,Van Persie 还处在恢复期,甚至因为不长不短的驾驶时间略感疲惫。他不明所以,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来到旧地,他预...

【佩草】逐流

一发完,范佩西x拉姆塞注意,有猴草提及。

大概是分享回忆吧。

四舍五入约等于万字情书了,太太,领证吗? @BARK

【1】

“Robin van Persie?”

当一滴雨点砸到拉姆塞脑袋上而他感觉到了那泛在边角的痛意时他意识到许久没出现过这样的坏天气了。满世界都只剩下雨声,在现场的次次交流尚需大声叫喊。雨水把悬崖边的土块浸得松软,稍有分神就可能一跃而下,而落得的——拉姆塞偏头望了望采石场——像罗宾范佩西那样的下场。

拉姆塞料定自己不喜欢雨,通常雨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掩盖证据或是冲走重要的证物,以及无法确定的犯罪时间。不过今天大概不太一样。

他的手上还拿着不知道从哪家店买来...

【风车和橘子】风车嘟嘟转

送给 @奇异果王子

在各种意义上说,阿健先生是个很单纯的人。没有人会对一个头上绑着风车的人产生恶意,无非是嘲笑他的幼稚或者那么一点点的随心所欲。可幸运的是他也在一个单纯的村子里,在那个小小村子里每个人都能听见那个风车嘟嘟转的声音。迎着朝南或是朝北的风,永不停歇地立在那里一圈一圈地走着,在橘子田,傍晚的夕阳和干净的草坪,面前还有冒着炊烟的房子。这是阿健先生见证的日日夜夜,耳廓被红色的阳光熏得发暖,木门半遮半掩。他原以为自己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可风车还在转着,一圈又一圈。

这时候贝尔梅尔会突然开门把他吓一跳,短短的惊呼从他口中冒出又生生被斩断半截。“我以前可是个军人!”玫红色头发的姑娘眯起眼睛...

我流魔车还有团哥。

(其实我吃车魔)

佩草/All Night Long (02 上)

安详.jpg

BARK:


预警见前。


写好了本章复制粘贴点成了复制删除,所以分成了上下。


——————————————


All Night Long


02(上)


他还是在漫长休假期的末尾遇到了他。


这里远离曼彻斯特,与伦敦中心也相距甚远,Van Persie 还处在恢复期,甚至因为不长不短的驾驶时间略感疲惫。他不明所以,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来到旧地,他预感要发生什么,又或是什么的结束。


他不知道。


这片废弃的采石场在几个月里变得更加荒芜,这天云层依然厚重,他怀疑那些成团的杂草吸收雨水多于阳光才得以生长,它们毫...

足同/ All Night Long (01)

半夜激情转发希望太太不坑😌

BARK:


感谢@十三太太跟我共享了他《逐流》一文的设定 ,本篇可以勉强算是平行世界(跟《逐流》无直接关系),因为这是另一个故事。


bug,私设,ooc


本章配对:Robin Van Perise X Aaron Ramsey
(尽管我认为他们的关系还没上升到某种程度)


▲:请勿上升真人。
——————————————


All Night Long


01


这是一个夜间失眠的老套桥段,故事的主角名叫Robin Van Persie。此刻,他正披着大衣站在窗口吸烟,这天晚上的风不大也不小,刚好能够吹开盖...

皮水/这他妈的是爱情(pwp一发完)

太太说笑了,比起我还是您更亮一些。

好快乐噢。

BARK:

@十三 太太快乐爽文,感谢他的脑洞,并期待他的正文。


美丽新世界au
皮水双箭头
阿尔法组西x混血儿水
bug,私设,ooc
pwp慎入.


打开评论查看链接↓

开新坑还是很快乐的

我暴毙了

老娜的棒棒:

還是十三太太的胜利者永远能够望到胜利的另一方,其實之前就畫了但是忘記發XDDDDDD
好喜歡哈梅斯幫忙療傷那一段,太甜了❤️

【伊布x贝克汉姆/赌约组】喋喋不休

神灵x牛仔。灵感来源于他俩的两个广告。

在木质的大门被人推开时一缕阳光漏了进来,浮在空气中的灰尘投下几近于无的阴影。大卫·贝克汉姆低头扯了扯帽子,踩在满是泥土的地上时皮靴带起了一些沙砾,粘在了脚后跟的缝里。他背对着那缕阳光,金发却耀眼得很,没有点上高光的眼睛依旧水波粼粼。坐在台前的老板没有抬起一根他的花白胡子,只是面前酒杯中的液体冒了个气泡。我们都知道贝克汉姆为什么来这儿。

皮质手套离开了把手,木门发出了象征老久的“嘎吱”一声。老板依旧在不紧不慢地翻着泛黄的书页,穿着斗篷的牛仔们嗅着消散在阴暗光线下的风尘,也许在这里连啤酒里都带着沙子。但他们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他们就是沙子。...

是阿鸭
他好可爱噢

其实范佩西哥哥也挺好听的

姿势参考p2

【劳尔x雷东多】“费尔南多!”

不是什么cp向的文,所以打了球员tag,抱歉啦

说起来,应该叫劳东吗?

“看着自己身边的队友一个个离开,”劳尔顿了顿,“是不是一个球员必须要经历的事情?”

风在这一瞬间敲开了窗户,金属框架与墙面相撞发出刺耳的尖叫。卡兰卡无法盯准他的眼睛,在某一刻,他意识到劳尔也不过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孩子。他无法做到切身与他感同身受,可是劳尔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无助令他心神不宁。是的,劳尔。他该这么告诉他。他该告诉这个将“温柔”一词刺满每一处皮肤的金童他是对的。这不是什么童话世界,即使弗洛伦蒂诺做的太过了,但不平稳的幸福只能在现实的攻击下破碎。

劳尔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哭。他的眼眸酸涩发疼,蒙着一层水雾。费尔南多...

Raul Siempre Blanco

安详去世。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这就去写哈内。
呜呜呜把我的文表达的真是太美好了

老娜的棒棒:

第一張是看了十三太太的胜利者永远能够望到胜利的另一方,超級喜歡所以就畫了QQQQ
第二張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XDD但好喜歡左手指的shh刺青呀

看,随缘掉落的回坑记录。

ooc致歉。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就希望能表达出我想表达的东西。

唉,周主任,今儿个我们来聊聊天气。

只聊天气未免太过烦闷,还是来说说风景。讲好了,不谈正事儿。你别老叫我回去了,这么多年了,我的脾气你还不清楚?你那封信还端端摆我书房,除了信纸一分未动。我那哪能是回家呢。

说些别的。你可知今天台湾什么天气?看起来老要下雨,这云飘得到挺像当初我门前那棵老柳,在风中吹得要断不断,半夜起来解手还能被吓个半死,一摇一晃的。学堂前那些大一点的小子们还老跟我们说些乡里的闲话,譬如谁谁谁家的女儿跳河死了,大半夜哭得可大声啦。什么骇人心神什么催人泪下,花里胡哨的。可我真信了,以...

虽然第二张的狐狸发过了,但是凑劳古嘛(……)第三张是祝某荷兰锦鲤生日快乐的!

1 / 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