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越吸越刁钻,冷坑底坐穿。越吸越古早,冷坑待到老。

我的意思是,劳古劳不了解一下吗?

© 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佩草/All Night Long 02(全)

太可爱了

BARK:

可能触及的雷点:


Robin Van Persie x Aaron Ramsey


bug 私设 ooc


▲:请勿上升真人


本轮英超真实考验心态……我手感飞起,退堂鼓打起来←


今天是中秋节,祝大家中秋节暴富


——————————————


All Night Long


02(全)


他还是在漫长休假期的末尾遇到了他。


这里远离曼彻斯特,与伦敦中心也相距甚远,Van Persie 还处在恢复期,甚至因为不长不短的驾驶时间略感疲惫。他不明所以,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来到旧地,他预...

【佩草】逐流

一发完,范佩西x拉姆塞注意,有猴草提及。

大概是分享回忆吧。

四舍五入约等于万字情书了,太太,领证吗? @BARK

【1】

“Robin van Persie?”

当一滴雨点砸到拉姆塞脑袋上而他感觉到了那泛在边角的痛意时他意识到许久没出现过这样的坏天气了。满世界都只剩下雨声,在现场的次次交流尚需大声叫喊。雨水把悬崖边的土块浸得松软,稍有分神就可能一跃而下,而落得的——拉姆塞偏头望了望采石场——像罗宾范佩西那样的下场。

拉姆塞料定自己不喜欢雨,通常雨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掩盖证据或是冲走重要的证物,以及无法确定的犯罪时间。不过今天大概不太一样。

他的手上还拿着不知道从哪家店买来...

【风车和橘子】风车嘟嘟转

送给 @奇异果王子

在各种意义上说,阿健先生是个很单纯的人。没有人会对一个头上绑着风车的人产生恶意,无非是嘲笑他的幼稚或者那么一点点的随心所欲。可幸运的是他也在一个单纯的村子里,在那个小小村子里每个人都能听见那个风车嘟嘟转的声音。迎着朝南或是朝北的风,永不停歇地立在那里一圈一圈地走着,在橘子田,傍晚的夕阳和干净的草坪,面前还有冒着炊烟的房子。这是阿健先生见证的日日夜夜,耳廓被红色的阳光熏得发暖,木门半遮半掩。他原以为自己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可风车还在转着,一圈又一圈。

这时候贝尔梅尔会突然开门把他吓一跳,短短的惊呼从他口中冒出又生生被斩断半截。“我以前可是个军人!”玫红色头发的姑娘眯起眼睛...

我流魔车还有团哥。

(其实我吃车魔)

佩草/All Night Long (02 上)

安详.jpg

BARK:


预警见前。


写好了本章复制粘贴点成了复制删除,所以分成了上下。


——————————————


All Night Long


02(上)


他还是在漫长休假期的末尾遇到了他。


这里远离曼彻斯特,与伦敦中心也相距甚远,Van Persie 还处在恢复期,甚至因为不长不短的驾驶时间略感疲惫。他不明所以,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来到旧地,他预感要发生什么,又或是什么的结束。


他不知道。


这片废弃的采石场在几个月里变得更加荒芜,这天云层依然厚重,他怀疑那些成团的杂草吸收雨水多于阳光才得以生长,它们毫...

足同/ All Night Long (01)

半夜激情转发希望太太不坑😌

BARK:


感谢@十三太太跟我共享了他《逐流》一文的设定 ,本篇可以勉强算是平行世界(跟《逐流》无直接关系),因为这是另一个故事。


bug,私设,ooc


本章配对:Robin Van Perise X Aaron Ramsey
(尽管我认为他们的关系还没上升到某种程度)


▲:请勿上升真人。
——————————————


All Night Long


01


这是一个夜间失眠的老套桥段,故事的主角名叫Robin Van Persie。此刻,他正披着大衣站在窗口吸烟,这天晚上的风不大也不小,刚好能够吹开盖...

皮水/这他妈的是爱情(pwp一发完)

太太说笑了,比起我还是您更亮一些。

好快乐噢。

BARK:

@十三 太太快乐爽文,感谢他的脑洞,并期待他的正文。


美丽新世界au
皮水双箭头
阿尔法组西x混血儿水
bug,私设,ooc
pwp慎入.


打开评论查看链接↓

开新坑还是很快乐的

最近摸的一些阿隆

我暴毙了

老娜的棒棒:

還是十三太太的胜利者永远能够望到胜利的另一方,其實之前就畫了但是忘記發XDDDDDD
好喜歡哈梅斯幫忙療傷那一段,太甜了❤️

【伊布x贝克汉姆/赌约组】喋喋不休

神灵x牛仔。灵感来源于他俩的两个广告。

在木质的大门被人推开时一缕阳光漏了进来,浮在空气中的灰尘投下几近于无的阴影。大卫·贝克汉姆低头扯了扯帽子,踩在满是泥土的地上时皮靴带起了一些沙砾,粘在了脚后跟的缝里。他背对着那缕阳光,金发却耀眼得很,没有点上高光的眼睛依旧水波粼粼。坐在台前的老板没有抬起一根他的花白胡子,只是面前酒杯中的液体冒了个气泡。我们都知道贝克汉姆为什么来这儿。

皮质手套离开了把手,木门发出了象征老久的“嘎吱”一声。老板依旧在不紧不慢地翻着泛黄的书页,穿着斗篷的牛仔们嗅着消散在阴暗光线下的风尘,也许在这里连啤酒里都带着沙子。但他们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他们就是沙子。...

是阿鸭
他好可爱噢

其实范佩西哥哥也挺好听的

姿势参考p2

【劳尔x雷东多】“费尔南多!”

不是什么cp向的文,所以打了球员tag,抱歉啦

说起来,应该叫劳东吗?

“看着自己身边的队友一个个离开,”劳尔顿了顿,“是不是一个球员必须要经历的事情?”

风在这一瞬间敲开了窗户,金属框架与墙面相撞发出刺耳的尖叫。卡兰卡无法盯准他的眼睛,在某一刻,他意识到劳尔也不过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孩子。他无法做到切身与他感同身受,可是劳尔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无助令他心神不宁。是的,劳尔。他该这么告诉他。他该告诉这个将“温柔”一词刺满每一处皮肤的金童他是对的。这不是什么童话世界,即使弗洛伦蒂诺做的太过了,但不平稳的幸福只能在现实的攻击下破碎。

劳尔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哭。他的眼眸酸涩发疼,蒙着一层水雾。费尔南多...

Raul Siempre Blanco

安详去世。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这就去写哈内。
呜呜呜把我的文表达的真是太美好了

老娜的棒棒:

第一張是看了十三太太的胜利者永远能够望到胜利的另一方,超級喜歡所以就畫了QQQQ
第二張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XDD但好喜歡左手指的shh刺青呀

看,随缘掉落的回坑记录。

ooc致歉。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就希望能表达出我想表达的东西。

唉,周主任,今儿个我们来聊聊天气。

只聊天气未免太过烦闷,还是来说说风景。讲好了,不谈正事儿。你别老叫我回去了,这么多年了,我的脾气你还不清楚?你那封信还端端摆我书房,除了信纸一分未动。我那哪能是回家呢。

说些别的。你可知今天台湾什么天气?看起来老要下雨,这云飘得到挺像当初我门前那棵老柳,在风中吹得要断不断,半夜起来解手还能被吓个半死,一摇一晃的。学堂前那些大一点的小子们还老跟我们说些乡里的闲话,譬如谁谁谁家的女儿跳河死了,大半夜哭得可大声啦。什么骇人心神什么催人泪下,花里胡哨的。可我真信了,以...

虽然第二张的狐狸发过了,但是凑劳古嘛(……)第三张是祝某荷兰锦鲤生日快乐的!

队服随缘画,是只小狐狸

【劳古】星星与石头

是一篇我想给予姓名的文章。

何塞·古铁雷斯在某些时候会想些不找边际的东西。譬如此时天光窄窄地从窗帘缝里漏进来,月亮的影子在远处孤独地摇曳着,而他想到了一些东西——地上的石子,天上的星星。在他梦的开端,处于朦胧之境,他似乎看见了一些发光的石头,在并不平坦的草坡,躲着所有人的视线慢慢升到普蓝色的天空,摇摇晃晃地成为一颗星星。而后它们化在了云中,形成了水纹,一圈又一圈,绽开了银白色的光晕,没有化完的便浮在了温暖的天空。为什么是温暖?假使你在夏天的正午打开水龙头,最先喷出的一股水流也会是温暖的——在太阳的照射下,热气有什么理由不聚拢?在那接受了一天太阳照耀的天光中它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散发...

我给这两段取名叫冷火,因为是上火和感冒诶嘿:P
古大爷的那个三十七是我瞎编。又是一篇会写长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写长的东西。

小炮仗依旧喋喋不休,劳尔其实憋了很久,他觉得古蒂的脸型像一颗小小的芒果。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喜欢他的,喜欢他带着阳光的发丝,喜欢他倔强放肆的性子,喜欢他干净透彻,喜欢他无拘无束,甚至喜欢他的那么一些坏念头。劳尔的喉咙依旧在发疼,阻止着他和古蒂攀谈。“你会进去的,El Nino(小男孩)。”古蒂用着兴冲冲的语气以及一如既往的对他的惯称“但是我一定会比你更早——更早一些——”

更早一些——

劳尔的喉咙一阵发痒。

他想他的喉咙就不会难受吗,浪费了这么一大摊唾沫,脸上全是汗渍,...

是个置顶。

一个看满界面都写着“我永远喜欢劳古”的冷cp爱好者。

人蜜互掐司空见惯,你骂皇马我就骂你。

年纪轻轻看什么曼彻斯特联。

十级爬坑手,足圈出不去,但是可能不定时发发那些“?这人还他妈进过这个圈”的文章或是破画。鞋叫爱好者,在北极圈的边缘疯狂试探。每天都在想我的粉丝怎么还没取关我。主要自己爽。

文手+半吊子画手,皇家马德里忠实拥护者/C罗/劳尔/古蒂

对劳尔冈萨雷斯怀有最真挚的感情。想表达但词不达意遂作罢。

Hala Madrid!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劳尔迫切地想要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它已经离开太久,太久了。他想从头开始,逐一回答古蒂曾问他的那些无理的不可思议的以及不知疲倦的问题。通往卡斯蒂亚的列车仍在不知疲倦地喷洒着蒸汽,在烟雾缭绕中宛若仙境。小男孩曾在那上面投下一枚硬币,在滚落许久之后被人捡起,高声大喊,“这是谁的?”

那是劳尔不能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它消散在了烟雾之中。在回忆的光束散开之后酒吧的吵闹依旧如雷贯耳,霓虹灯也闪个不停。他望着古蒂通红的眼角,耳旁残留着他嘶吼出的带着哭腔的第九十九个问题。

为什么这雨在这个季节也这么操他妈得惹人讨厌?

因为在训练的时候无论如何它都惹人讨厌。

为什么天气这么总是这...

小狐狸和小狼崽

当那双温暖的手覆上劳尔的脸庞时他在某种层面上感到了困惑,而后他的嘴唇被轻柔的触碰,在试探的摩擦后终于被整个盖住。这不是古蒂的作风,就像此时此刻他那一头耀眼的金色长发被蒙在一片阴影里。劳尔透过这个吻望见了很多东西,古蒂的或是他自己的。他望见了马德里的夜晚和早晨,曾经与今日,在某几个混杂着风尘的日子中穿过,风滚草飘在街边,像是什么奇妙的西部电影。

当他闭上眼,眼前却依然清晰地有着古蒂的画面时劳尔找不出理由去拒绝这个意味不明的亲吻。太多了——拉开抽屉时总会有大量灰尘洋洋洒洒,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劳尔身边有太多会发光的事物了,而他本身就是最亮的那一个。“你想让我亲吻一块木头吗?”古蒂拉开了一些距...

1 / 5
TOP